logo

永顺:虎将风 一记剿匪功臣谢茂

稿件来源:永顺县农机局 作者:永顺县 发布时间:2019/6/26 9:02:59 浏览数:383 字体大小: T T T

       28年前,剿匪英雄谢茂双这个名字,因英勇打死湘西的最后一个土匪头子覃国卿,在武陵山区的每一个土寨苗乡就广泛传颂开了。
       谢茂双,永顺县连洞乡沙朗堡人。1987年农历10月初8的子夜时分,他诞生在一个世代佣耕的家庭。其父亲,忠厚老实,为人正直。解放前,由于他家里无田土,全凭他父亲帮别人织土布,勉强维持全家人的生活。他的母亲,纯朴善良,勤俭持家,是一位典型的农村妇女。
       谢茂双6岁时,在本地小学发蒙读书。他聪明诚实,勤奋好学,每次考试,各科成绩总是遥遥领先。因此,老师们都很喜欢他,同学们都非常佩服他。当他10岁时,因家里兄弟姐妹多,且家境贫寒而中途辍学,跟随着母亲打柴卖,并开始学做犁耙工夫。为了糊口,他在14岁时,在永顺县城里跟一位师傅学做铁匠。16岁那年,广大农村掀起了互助组的热潮,他返回家里从事农业生产,并担任了互助组的副组长。
       1955年7月,谢茂双在参加初级合作社社长对象培训期间,应征入伍,到中国人民警察部队(后改为中国人民公安部队,最后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)湘西支队当战士。1956年,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历任战士、副班长、班长、司务长、副指导员、指导员、科长、副政委、县人武部部长等职,1985年转业到地方,现任中共永顺县委督导员。
        谢茂双,光明磊落,为人正直,机警灵敏、勇敢善战。
        1964年8月21日清晨,薄雾笼罩着永顺车坪公社北湖大队这个土家山寨,13岁的瞿少东和10岁的刘伟书跟着大人们上山打猎。突然间,这两个小孩在半山腰的一个新月形岩洞里,发现一男一女双手握枪,眼珠鼓如桐子,凶狠地盯着他俩,两个小孩快走到那男女跟前时,那一男一女猛地扑来,各抱一个小孩,并迅速用绵藤捆住。
        时至黄昏,夜幕降临,那一男一女把两个小孩押着朝寨子里走去。约走了一华里,那个男的叫两个小孩站住,用枪口点着小孩鼻子警告:“今天,我留你们两条活命,现在放你们回去,但在路上不准喊,不然看这家伙!两个小孩急匆匆回到家里,把遇到的情况一一告诉了父母。村上人们分析,很可能是隐藏10多年的土匪头子覃勋杆子(即覃国卿,派名光勋)和他的老婆田玉莲。1964年12月30日下午,大庸县青安坪公社大村大队(覃勋杆子的老家)村民陈代成在附近的罗家包砍蓑衣藤,不明不白中枪弹身亡。
        当晚,村民们收拾陈代成的尸体时,发现罗家包顶上有一个岩洞,洞内有一堆堆红苕、荞、萝卜等食物,岩洞附近有粪便。这些情况,表明这一带地区确有残匪活动。州里决定组织军民肃清残匪。1965年元月初,吉首军分区副司令员罗斌虎坐镇青安坪,指挥2万余军民搜山,但狡猾的“狐狸”已逃之夭夭。
        同年元月1 2日至20日,吉首军分区和自治州公安局在桑植召开了由永顺、大庸、桑植三县人武部、公安局参加的剿匪工作会议,成立了剿匪指挥部,吉首军分区罗斌虎副司令任指挥长,政治部主任张乐愚任政委,州公安局长李仲喜任副指挥长,永、大、桑三县的人武部长、公安局长任成员。从全州调集179名干部战士组成18个剿匪分队,28岁的谢茂双担任剿匪指挥部的司务长。
一场群众性的剿匪战斗开始了。
        1965年3月23日,桑植县利福塔公社棉花垭大队的村民余明六在家乡打鱼湾砍畲,发现不远的山顶上,有用草木掩饰着的一道岩墙,他立即把这些情况告诉给基干民兵余世德。余世德悄悄爬到岩墙后边,只见一男一女,一前一后抱着枪坐在岩槽里,那正是覃勋杆子和他的老婆田玉莲。余世德慌慌张张跳下岩坎,边跑边喊:“有抢犯(土匪)!”覃、田二匪顺手朝余世德放了两枪,便向王家湾方向逃去了。
        罗斌虎听到情况后,立即率领干部战士,急行军赶到他所判断的利福塔公社苦竹河地带,周密部署兵力,严格把守各个关口。果然不出意料,那天夜半时分,覃勋杆子和田玉莲连续三次突围,但每次都未能得逞。
        24日早晨8时许,数万军民围剿覃、田二匪的战斗打响了。罗斌虎亲自指挥围剿战斗,命令谢茂双和李才润留守前线指挥所。
        8时30分,一个手持柴刀的民兵上气难接下气地跑进指挥所报告:“山后面缸钵洞发现了土匪……”。血气方刚的谢茂双,立即叫李才润继续留在指挥所,自己叫报信的民兵引路,飞也似地奔向缸钵洞。当谢茂双爬到距覃、田二匪约20米远时,只听见一老百姓在远处高声喊道: “解放军同志,枪犯就在你的面前!”这时他像吃了豹子胆似的,手握“五四"式手枪,奋不顾身,继续向覃、田二匪靠拢。刚前进两步,  “砰砰”两声枪响,指导员向南书倒下牺牲了,民兵排长田其左也中弹倒在地上。这时,一个民兵担心地喊道:“小心,土匪就在前面岩墙里!”谢茂双急中生智,本来身旁没有一个战士,却机智地高声喊道:“一班从上面包围,二班从下面包围,机枪掩护,三班跟我上!”不到两分钟的时间,谢茂双就把向南书、田其左背了出来,并叫老百姓立即抬走了。他自己匍匐继续向前,爬到离匪穴只有几米远的地方时,后面已有4个人跟上来了。大庸县人武部副部长李万生离谢茂双最近,问他道:“土匪在哪里?”
谢茂双答道:“土匪就在这个岩包下面。”
       “你给我打!”李万生命令说。
       “叭!”从土匪穴里飞出一颗子弹,谢茂双的军帽应声飞到一米多远的草丛里去了。此时此刻,谢茂双气愤填膺,举起“五四”式手枪,对准匪穴,“砰、、砰、砰……”放了两梭子弹,因土匪躲在岩槽里,枪弹无法击中目标。他的子弹打完了,匪穴里还在往外面打枪。在这千钧一发时刻,公安战士向永康靠近谢茂双了。谢茂双高声喊道:“快给两颗手榴弹!"训练有素的谢茂双手里有了两颗手榴弹,这下可好办了。他利用自己所处的地形地物的特殊性,打开手榴弹的盖子,拉开导火索,让手榴弹在手中稍停瞬间,猛地投进土匪躲藏的岩槽。覃勋杆子仍在负隅顽抗,举起手榴弹准备往外甩出来。当他刚拿到手中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手榴弹在他手中开花了。紧接着,谢茂双又拉开了第二颗手榴弹的导火索,掷进了匪槽,爆炸声刚落,谢茂双一个鹞子翻身,闪电般跃进匪穴,双脚正好踩在血淋淋的覃勋杆子身上。后边几个战士也跟着跳进了匪穴,向永康眼看田玉莲还未断气,端起冲锋枪朝着她扫了一梭子弹。一对隐蔽15年的土匪魔王终于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        1965年10月1日,谢茂双登上了北京天安门国庆观礼台,受到了毛主席、朱德、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接见。当时,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在接见他时,亲切地对谢茂双说:“小谢啊,你是毛主席家乡的人,立过战功,千万不能居功骄傲,要好好工作,争取做出更大的成绩来。”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,给了谢茂双无穷的力量。首长的指示,谢茂双一直铭刻在心。在30年部队生活中,他曾先后8次出席广州军区和湖南省军区的先代会,6次被授予优秀的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,数次荣立三等功。
       谢茂双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,对人民甘作老黄牛。1985年7月,他任县人武部长时,已年近半百了,组织决定他离开部队,转业到地方。谢茂双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二话没说,坚决服从安排。从此,他担任了中共永顺县委督导员。
       谢茂双虽然解甲从政,但他那虎将雄风的气魄仍在。他干起事来,还是当年那股虎劲。刚到地方的第一年,王震批示的“湘鄂川黔边革命烈士纪念水电站”(即永顺县马鞍山水电站)正开始修建。谢茂双考虑到这个工程投资大、时间紧,要求高,于是,他主动向县委请战,担任了该工程的指挥长。
        一个投资2000万元的大工程,可算是要钱有钱,要物有物。尽管有的人奉行“有权不用,过期作废"的信条,但谢茂双,却有权不谋私利,有权不搞特殊,坚持做到近墨者不黑。他的母亲已年逾“古稀”,住在农村破旧屋里。他与弟妹们商量,准备共同修建一栋砖房。有的人给他出谋划策,要他从水电站工程上买几吨平价钢材,以便减少建房的开支。而他始终坚持说:“平价钢材是给电站搞的,不是给我们家里搞的,我们宁肯多花几个钱买议价钢材,也不能占公家的一点便宜。”他的一栋砖瓦房修成,始终没粘公家的一点光。在他的指挥下,电站峻工结算时,还为国家节约资金20多万元。
        1989年底,我县遵照省、州统一部署,在农村开展社会主义思想教育,谢茂双同志担任了社教总团团长。他一任就是连续3年时间。 3年来,他始终按照省、州关于社教的部署,认真贯彻执行党的路线、方针和政策,深入基层调查研究,抓点带面,开拓创新。在社教的3年时间里,他跑遍了全县300多个社教村,及时总结社教的经验,进行分类指导。
        为了突出“抓社教,奔小康”的主题,他认为山区人就必须念好“山”字经,认认真真在山地开发上做文章。身教重于言教。他三次登上官坝乡的高楼坡,亲自作开发示范工作,为全县每一个社教村的山地开发树立了一个好榜样。
        在三年社教工作中,谢茂双一步一个脚印朝前走,圆满地完成了党组织交给他的社教工作任务。人们给他一个雅号:  “三年冠的老社教”。

版权声明

凡注明“稿件来源:本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湖南省农业机械化信息网”,不注明或注明但擅自篡改信息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本网转载稿件均注明稿件来源。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速与本网联系。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转载稿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